算力流失,基金会混乱,以太坊要如何留住开发者?

投研 liaorongbin 849 浏览

以太坊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局面。

这个市值第二大的公链,外部,有EOS、Tron等新一代公链的追赶;内部,社区治理问题重重,颓势尽显。

相较于外部竞争,以太坊内部的混乱更为致命,因为这不仅让以太坊的开发进度一而再再而三的的延期,而且导致以太坊开发者严重流失,全节点减少和算力流失相较最高点达50%。

而作为以太坊社区资金的掌控者,以太坊基金会在管理和项目投资上的不透明,也受到社区广泛诟病和质疑。比如,基金会“养虎为患”,内部孵化的公链项目Polkadot,已经成为以太坊竞争对手之一。

更为严重的是,对于以太坊社区来说,基金会掌管的资金是不可持续的,一旦用完,将面临后续底层协议开发和升级无法为继的问题。

为此了解决资金问题,一个新的提案被提出,旨在通过通胀筹资(inflation funding)模式,即通过增发以太坊区块奖励,为开发者提供持续的开发资金链。

 

提出者Gitcoin的创始人Kevin Owocki认为,这是最有效率的一种可持续性的筹资模型,能够激励开发者对开源社区持续支持和维护。

到底该如何激励开发者做出贡献呢?这不仅仅是以太坊的问题,也是所有底层协议公链项目都应该关注的问题。


1以太坊基金会组织结构混乱,遭遇透明度危机

 

在过去的几周,这个关于如何为开发者提供资金的话题,激发了以太坊社区成员的激烈争论和探讨。

在以太坊平台,资金管理主要由两个机构负责:一个是位于布鲁克林的以太坊孵化器ConsenSys,另一个则是位于瑞士楚格的非盈利机构以太坊基金会。

然而,以太坊基金会的工作做得并不好。事实上,以太坊基金会正面临一场透明度危机。

首先是以太坊社区成员、EthHub创始人Eric Conner发布推文,质疑以太坊基金会的透明度,他认为基金会应该以季度报告的形式,公开包括雇员数量、组织结构、雇员平均收入,年度支出等在内的基本数据。

此举得到了其他社区成员的纷纷响应。


财经记者Camila Russo认为,基金会应该发布报告对总资产和资金使用状况进行披露,并且报告需要适当的审计。

面临质疑,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员Justin Drake发推文回应称:基金会现有100名员工,并晒出了成员结构图,包括雇员薪酬、运营费用和项目资助在内,一年支出约为2000万美元左右。

Justin Drake推文上晒出的以太坊基金会的组织结构

然而,这张结构图不仅没有平息外界的质疑,甚至引发了新的问题。有网友证明这张图是“过期的”,大概是基金会半年前的(2018年9月)的状况,此外,2000万美元的支出也没有任何明细。


以太坊社区成员Aftab 'DCinvestor' Hossain认为,这张成员结构图,更像是一张关系图,并不存在直接的监督和被监督关系,同时进一步说明基金会管理结构混乱。

Primitive Ventures合伙人,也是以太坊项目CELER和KyberNetwork的投资人之一的Dovey Wan认为,以太坊基金会组织结构混乱,缺乏透明度。她在在推特上向以太坊基金会主席Aya Miyaguchi开炮,要求基金会批露财务和融资流程。

她表示,根据自己获得的可靠消息来源,以太坊基金会雇佣了1000名员工——这远远超过了工资单上的员工数目。

但以太坊基金会至今没有回复,依然给外界组织结构混乱,没有绩效制度,没有决策机制(技术决策、运营决策)的印象。

对于许多社区成员来说,以太坊基金会的财务状况以及资源分配流程“是一个黑盒子,造成了不必要的戏剧性和猜测。”

“以太坊旨在通过信息对称性和操作的确定性来破坏现有的人类合作模式,那么本身就应该以身作则,开始实施新的范例。”

除了资金使用不透明之外,以太坊基金会在项目投资上也问题重重。比如,其投资的项目数量,挑选项目的标准,具体投资金额和相关明细,社区成员一概不知。

而以太坊上的跨链项目Polkadot和基金会之间的微妙关系,也是剪不断理还乱。

这个颇有前途的区块链项目Polkadot,被认为是以太坊有力的竞争对手,而以太坊基金会却向“竞争对手”的创始团队Parity捐助了500万美金。

不仅是资金支持,作为以太坊生态治理项目之一的Aragon,也在今年年初宣布除了支持以太坊外,也会支持Polkadot,将发布基于Polkadot协议的平行链项目AragonChain。

以太坊基金会这种倾尽所有支持竞争对手的做法,引起以太坊社区的不满。以太坊社区活跃人士、SpankChain CEO Ameen Soleimani提议,应该限制Aragon进行Polkadot的相关开发。

Soleimani指出,Aragon收到了来自以太坊社区的资金和其他方面的各种支持,现在却要在以太坊竞争对手Polkadot上构建一个AragonChain,Aragon代币的持有者很多都是以太坊生态的利益相关方,应该要求Aragon专注以太坊的相关开发。

2、通胀融资建立可持续的融资模式

除了以太坊基金会本身的工作受到质疑以外,加密货币熊市中,受以太坊币价大跌的影响,也让基金会库存资金大幅缩水。


以太坊基金会的透明性问题,投资管理上的混乱,让人不禁开始思考,资金到底该如何管理,以及资金的来源到底该如何解决。

有一种观点认为,以太坊应该向更广大的社区寻求帮助,以弥补在资金上的不足。

以太坊核心开发者Lane Rettig认为,对于以太坊这个平台来说,优先级最高的应该是“改善拨款和资助,寻求可持续性的融资模式”。

Gitcoin创始人Kevin Owocki则是进一步提出了以太坊改进协议ERC 1789,如果通过,以太坊区块奖励增发10%,并将增发量的 20% (交易费用+区块奖励)作为生态开发资金。

他认为,“如果我们能建立一种可持续的长期方式,为公共产品和以太坊生态系统提供资金,那么在理论上,可以使其持续数十年而不是数年。”

注:EIP是Ethereum Improvement Proposals的缩写,是用来决定未来开发方向的以太坊改进提案(建议)。只要是与以太坊未来发展相关的事情,任何社区成员都可以用EIP建议格式(EIP template)提出来。这样,就可以有效的防止未来技术走向不是集中在几个硏发人员的手里,而是向公众开放。如果在讨论过程中,需要征求更多人意见时,就会将细节定义在ERC( Ethereum Request Comments,请求评论提案 )里,只要被通过,就会被正式列入到清单中,定稿为EIPs。

通胀融资,意味着代币的价值会被稀释,会损害持有者的经济利益。那么我们如何激励人们为核心协议的共同利益做出贡献呢?

比如说,在以太坊上扩容的分片或plasma技术,一旦成功,将会为以太坊带来10%的价值提升,为以太坊代币创造约为30亿美金的价值。

如果能让以太坊持有者相信,升级能让以太坊增值10%以上,那么,他们就会乐意支付约占其拥有Token 量的10%,这意味着,将增发10%的以太坊让渡给为协议升级做出贡献的人。

这和征税的功能类似,国家通过向个体征税获得资金,投入共同的基础设施建设(比如道路和图书馆),而这些基础设施是社会中的个体是无法独立完成的。

以太坊现行的资金管理模式的弊端在于,基金会是一次性分配获得的资金是有限的,而只要以太坊还在运转,其底层协议就一直都需要维护和升级,那么,当基金会的资金用完后,该何去何从呢?

以及考虑到以太坊现在的开发进度,那一天的来临可能不会太远,因此,到那个时候,这种通胀融资为开发提供资金流的模式也许是一个最好的替代方案。

与现有的基金会管理模式不同,通胀融资拥有有持续的资金来源,更加去中心化、灵活,能够获得的潜在的奖励金额也非常大。

社区中的任何人都可以提交协议改进提案,然后由令牌持有者进行投票,根据投票结果批准生效或拒绝,然后再决定具体的赏金有多少。之后,新的代币被铸造,奖励给开发者。

事实上,通胀融资模式并不少什么新鲜事。目前已经有公链团队在采取这种模式为开发提供资金了,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区块链项目有Tezos和由a16z领投的去中心化云计算区块链项目DFINITY(目前主网还未上线)。

根据Tezos官方Medium的文章描述,Tezos使用通胀资金来奖励协议中的升级提案。

在Tezos建议书中,提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概念,就是“融资创新”,即通过将奖金以规则的形式写入到协议代码中,促进对创新的资金奖励。这样一来,一个协议可以单元测试进行定义,并自动奖励那些通过测试的代码提案。


3、开发者到底该拿多少钱维持生计?

事实上,到底该如何激励开发者对底层公链贡献和开发,是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被拿出来讨论一次。


而此次提案的发起人Kevin Owocki也坦言,引发广泛的热议正是他的最初目的。

在他看来,虽然开源软件每年能产生4000万美元的价值,但开源软件的可持续性开发和维护一直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仍然缺乏有效的经济激励模式。

市值超过180亿美金的以太坊,核心代码开发者的人数,却不到30人,图为部分核心代码开发者


世界上65%的开源项目,都只有1-2个维护者。情况好的话,会收到一些富豪的资助,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开发者利用周末和晚上的闲暇时间工作。


比如说,广受好评的隐私协议Mimble Wimble及其代币古灵币(Grin)。这个有着传奇匿名创始人,没有预挖,没有ICO的隐私币,被誉为是最公平的下一代比特币。

然而,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没有融资也没有ICO意味着,开发者几乎没有资金来源维持生活。

实际上,早在去年9月,Grin主网上线之前,其协议Mimble Wimble的开发者曾经在其官方论坛和推特上寻求捐赠,旨在为当时唯一一名全职开发者提供工资。

Grin官推上表示,唯一一名全职开发者因为没有工资快要饿死了

Balance联合创始人Richard Burton曾经转推表示声援,认为虽然Grin是区块链行业里最让人兴奋的项目之一,然而,甚至都无法获得足够的捐助来养活一个全职开发者。这个行业的资本分配真是太恐怖了。


截止到今年1月,这个为开发者征求筹资的活动仅仅达到目标数额的10%的捐赠。对此,匿名为Ignotus Peverell的Grin首席开发者表示,对这个行业真的是太失望了。

他认为,“在这个行业我学到了一课,不做事的诈骗项目反而过得更好,也许从融资直接拿出20%才是唯一能从挖矿产业中分得一杯羹的方式。如果大家都如此贪婪,那么这个行业真的活该进入一个漫长而艰难的冬天。这个行业需要更多的创造工作,如果每个人的目标只是索取,那么牛市永远不会到来。”

可以说,Grin是一种完全社区化运作的模式,每次只能通过社区发起开发者基金,以捐赠的形式为开发者提供资金支持。

公平性和开发创始团队的融资到底该如何平衡,一直是加密行业广受关注的问题。一方面,大家不希望开发者提前染指项目,项目能够更加纯粹和公平,另一方面,我们知道,协议的完美运行是需要开发投入的。

换句话说,你不能既想要马儿跑,又想要马儿不吃草。

而Grin的反面,则是隐私代币Zcash,团队在挖矿分配计划中实施了“创始人奖励”,在项目开始的前4年,20%的区块奖励归Zcash团队,80%归矿工。在最初的4年之后,100%的奖励都将分配给矿工,这意味着总供应量的10%将分配给Zcash团队。

Zcash这种分配方式,被认为是违反了去中心化、隐私导向和抗审查等区块链的典型特性,受到广泛质疑。


然而,此次提案发起人Kevin Owocki表示,在为以太坊社区进行系统设计的时候,自己正是从Zcash的案例中获得了启发。

事实上,除了Grin这种社区资助模式和Zcash这类协议级区块奖励模式之外,还有一种模式,就是公司模式,以太坊孵化器Consensys就是属于这一类,其他还有Blockstream,Lightning Labs,Parity和Block.one。

以公司为单位,这些企业从风投那里获得资金,因此,企业除了要维护核心协议基础设施之外,还要构建增值服务。

这种模式的缺陷在于,未来是否可以持续下去,完全取决于所产生的利润。

由于资本逐利的本性,可能为这种模式埋下潜在的利益冲突,即,这些有资本加盟并非完全独立运作的公司,在未来的发展方向和产品设计决策上,会不会向资本妥协?

4、反对的声音

诚如提案发起人Kevin Owocki所期望的那样,这个为开发者筹资的提案引发了广泛争议和讨论。


而SpankChain首席执行官Ameen Soleimani ,从最初的赞成到现在的反对,认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他认为,“这种模式会不可避免地会导致政治权力斗争,这不值得。首先,在DAO的初始成员上就很难达成共识,核心开发者认为他们应该参与,Aragon认为自己有资格成为DAO成员,那么,以我屁股决定脑袋的偏见,我选我自己。”

“从长远来看,DAO管理的区块奖励模式并不会成功,除非 1)该机制已经通过自愿捐赠系统进行了测试,2)初始成员具有去中心化资金分配的经验。”

值得一提的是,Ameen Soleimani本人是Moloch DAO的组织者,这是一个旨在加速以太坊基础设施开发的自愿捐赠系统,以解决生态系统开源开发中的公共问题,被Vitalik Buterin评为是以太坊社区驱动的动力。

Eric Conner表示,“在对这场协议级的争议观战了好几周之后,我也改变了观点,认为这是一个危险的潘多拉魔盒。我建议可以拿一部分交易费出来,建立一个由多重签名保管的基金。这样没那么复杂,也易于管理。”

结语

亚里斯多德说过,“那由绝大多数人所共享的事物,却只得到最少的照顾。”


开源的公地悲剧,其实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在互联网时期,人们在开源协议上构建各种商业应用、服务赚钱,然而却没有为开源社区做出过贡献,他们将开源当成礼物直接拿走”,留给开源贡献者无限的阵痛,让开发者只能靠爱发电。

区块链通证经济机制的引入,让一个区块链项目往往可以发行Token获得大量融资,就有资金支持开发。

然而,作为一个复杂的经济系统,区块链通证体系涉及多方利益体,其复杂的管理流程,多个利益群体之间的博弈,长远发展和短期利益的协调,都增加了治理的复杂性。

如何正向激励核心开发者,这不仅是留给以太坊的难题,也是留给所有区块链系统的难题。

 

文 / 31QU 小萍


声明: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区势传媒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区势传媒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评论(0)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