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矿避坑指南:找电那些事

新闻 区块谜 11083 浏览

“年化保守有 30%。”

2011 年就“入坑”的骨灰级矿工王伟男粗略估计了一下现在比特币挖矿的行业平均收益水平。“那些天天嚷嚷挖矿快不行的老韭菜,你让他们裸退试试,没人愿意真退,只不过没有去年和前年牛逼了。”

比特币挖矿经历过年化 400% 的时代。纵使正值熊市,收益率也远超日趋下行的传统行业了。恰好相反,有不少传统巨头趁低抄底,场外大单蛰伏收货。按此逻辑,现也是抄底矿业的好时机。

春节前夕,矿机当废铁卖新闻盛行,传到不少传统老板耳边。Odaily星球日报曾在一场面向矿工的量化沙龙上,看到逼仄的小会场后头站着一个头顶白发、认真听讲的老阿姨。之所以要认真,一问之下,是因为她真的什么都听不懂。

这位阿姨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她原来做蔬果零售等传统投资,看新闻矿机最近特别便宜,非常想趁低入局。带着对加密货币的一窍不通,她和几位朋友还是连夜从重庆赶来北京,仅逗留一两天,马不停蹄地见人和学习。

虽然不知道这位阿姨后来的情况,但可以肯定她的入圈之路不会平坦。因为数字货币挖矿,坑实在太多,每一位资深矿工都是踩着坑过来的。

 

挖矿为何总被割: 行业非标,信息不对称

“矿业这个行当,简单讲就是矿机经销商和矿场托管的一个招商渠道,但是有一些假的矿业,或者矿业中少部分的坏蛋,不想做之后,经常骗圈内新老韭菜,老韭菜也踩过很多坑,比如骗走我们的二手矿机,或者骗我们买矿机的钱,这个行业签严格意义上正式合同的人不多,尤其是小批量的,很多没见过面都直接交易。”王伟男说,就算是老韭菜都会被骗钱,何况是新人。


“新人什么资源和信息优势都没有,除非他们坚持考察几个月以上,然后资金雄厚,还是可以入场的,不然也是会被割,不是矿场就是矿机商;接入了不靠谱的矿池,可能还要再被割一层。”王伟男告诫新人,一定要找靠谱的老团队,无论是矿机经销商的矿业、矿场,还是矿池。

矿业之所以深坑遍地,矿海会 COO 俞队长认为,主要是因为行业非常“非标”,没有统一的标准,而且信息非常不透明,虽然从业者不算多,但相互之间也没有一个信息交流的统一平台,所以刚入门很容易别骗。他和矿海会创始人阿牛也是希望矿工们能够团结起来,互相沟通和预警,才成立了“矿海会”这个社群。同时他们也希望以此降低矿工挖矿成本。

王孝一原来从事互联网行业,2017 年进入数字货币矿业,持有矿机从 10 台到几千台,后来卖了不少,现在依然是矿场主,主要用集装箱矿场模式挖矿。

Odaily星球日报和王孝一和俞队长聊了聊,看矿业里都有哪些坑和必备资源。

“如果能持有廉价电力资源,就是你渡过熊市的最强后盾。”电力依然是最重要的资源之一,也是满布地雷“深水区”。

那么在找电过程中又有哪些坑?

1、电力价格差异大、不透明

王孝一表示,民营机构的电站卖给国家电网的定价各地,根据发电类型(火电、水电、风电等)和用电供需等各地情况,各省市均有不同的电价和购电量。总体来说,上网(购电)量和价与当地产业结构和经济发展情况有关,国家电网不会无限制地收购。这意味着各电站可能都会富余的电对外销售。“我曾经了解到,像四川甘孜这种欠发达地区,超出计 划外不 限量价。”电价基本上以是市场行情售卖,在规定空间内浮动,所以能拿到多少价钱的电就“水很深”了。

王孝一介绍了三种矿场主的“找电”模式:“很多人是本地人,建好矿场,然后接受托管;或者自己开车去四川等地考察;或者通过电厂中介,获取信息。”

“但反正我没有靠过中介。” 王孝一表示他都是自己直接对接电力资源。谈话期间,他并不愿意透露具体企业名称,但他表示是国内比较大的水电连锁企业,和一些地方性的火电厂。

如上所述,矿业信息不透明,中介遍地,从中介来的消息真假难辨。Odaily星球日报就曾经报道过矿工的找电过程被中介临时抬价,后来还发现其电力根本不合规。

新人进场很难知道,怎么样的电算便宜?低于平均价格大概是大众的认知,可如果要用来挖数字货币,则涉及到了风险问题。数字货币挖矿的收入主要来自卖币,币价波动极大,如果没有非常低的成本,币价一跌你可能就扛不住了。

“同期市场上很多人在拿 3 毛 5 – 3 毛 7 的电,但是我们就放弃了很多。”俞队长是在 2016年入行,他认为原则上 3 毛以下的裸电是安全的。“当时我和阿牛讨论过要不要接受 3 毛 3 的电,经过阿牛那边评估,这已经是高风险电价。”

在如今币价跌得更惨的行情下,多少钱的电算“安全”,又是另外一套算法了。正确评估电价的是否靠谱与安全,也是矿场主的必备技能之一。

2、基建周期太长,电力不稳定

王孝一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之前他 2018 年 1 月份跟电站签合同,3 月份才通上电。在这期间币价一直在跌,错过了挖币的最好时机。“(其实)币价下行你着急,上行你也着急。”

于是,矿场界的笔记本“集装箱矿场”出现了。王孝一表示,集装箱矿场好处是可以快速部署,换位灵活,如果电不稳定可以马上换地方。

640

集装箱/移动箱式矿场 廉价电的分布在时间和空间均有差异。空间上,火电主要在内蒙和新疆;水电则是云贵川为主。水电的好处是丰水期发电量大,电价便宜,发电量的丰枯比例能达到 5:1 甚至 7:1,因此甚至有的矿工丰水期挖矿,枯水期搬家或者停机。 有的矿工会“跟着电跑”, 矿场基建又让人捉急。移动矿场就是想满足这些矿工的要求:提高挖矿的便利性及缩短矿场建设的成本。

造成电力不稳定的因素还有很多。比如他的“邻居”曾经就因为电源采坑。所谓邻居源于有时几家矿场会建在火电站隔壁,共用一个电厂。

矿机的电源跟手机一样,有原厂的也有第三方生产的。官方电源是根据矿机配好的,第三方则不一定。“有的品牌电源会产生谐波,会影响供电,一台没问题,上万台就有问题,导致影响供电不稳定。”

3、电的合规性

遇上了便宜的电,务必了解清楚是否合规。

一旦当地政府部门发现非法用电,随时可查封。

前几年币价回暖四川马鞍山等地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矿场,有矿场绕开国家电网,直接与电站协议低价用电;还有人直接非法偷电。“马鞍山和唐山等地是偷电的重点地方,但是政府已经大力清理了。”俞队长说。

“电力改革之后,用电需求侧可以跟发电企业签署协议。”俞队长表示,点对点形式的电力传输,也需要通过国家电网,后者会收取 1 毛 1- 1 毛 5 过网费,否则属于违规用电。

“偷电是红线,绝对不能碰。这是可能触犯刑法的,你是来做生意的,没必要做这种事,好好的都能赚钱。”俞队长从传统节能行业过来,对偷电非常排斥。“偷电用不持久且规模上不来,偷电的原理就是利用线路损耗的部分,规模只能到 100 台左右。”

总而言之,电力资源、环境、厂房建设等各方面,都要注意合规。

4、电价跟着币价走:合同是没有效果的

“我原来有两个客户,一个 5 毛的电,一个 4 毛 5,后来一直降价降到 4 毛以下。”在币价不断下行之时,作为矿场主的王孝一只能给客户降价。币价已经跌破的电价的成本,降价成为留住客户的唯一手段。“否则他只能走了,我让他活,我也能活。”

“在这个行业,合同是没效果的。”王孝一总结出这个结论,“当然出现纠纷的时候还是管用的。”

币价跌了矿场主不得不给客户降价,币价涨了可能也会碰上哄抬电价。

“矿场主在那儿建了矿场之后,他(水电站)看矿场的收益比较高,他就觉得自己也也能干这个事儿。”这时候电厂就觉得自己应该分多点。可俞队长认为,“这里面其实是比较专业的。一是运维方面,二是对整体市场(数字货币行情)的把控能力比较弱,他就会陷入一个被动状态。运维做不好,矿机经常故障,且算力也上不来,客户损失巨大;同时招商也不好招。”

“里面最可恨的是黄牛,2017 年的时候,我们是眼睁睁地看着电价从年初的两毛七八开始,年末涨到三毛,继续涨到三毛五,然后到四毛。”

 

年化100%的回报怎么来: 矿场的成本结构

很多不熟悉电力市场的人,以为电厂给到的裸电就是直接能用的。其实还需要做很多基础建设。“电厂输出来的高压电,经过我们的变压器,进入到矿场。”


“电厂给你的电是裸电,签用电合同也是裸电的供应价格,全国水电、火电、不同地方的电站价格都会有差别。正常情况下约 3 毛/度电,做完基建之后大概每一机位的成本在 500-700 元,所以矿场主要依据市场行情制定合理的托管电价。如果控制不好裸电成本和基建成本,就极有可能在市场失去竞争力,这是一个高风险、高收益、重资产的行业。”王孝一回忆,2017 年托管电价从 4 毛 5 到 5 毛 5,2018 年则在 3 毛 5 到 5 毛 5 之间。

矿场的基础建设费用涉及变压器、强电弱电的配电费、冷却费用等,三言两语难以说清。

“基建成本主要是土建,开关柜、变压器等低压电器设备,其次是机架、水帘、风扇,最后是网络、路由这些东西。”俞队长说,成本结构这个各家有不同施工标准,建设方案不一样,因为没有统一标准。“矿海学院也是希望可以致力于标准输出,标准统一之后。大家可以降低很多成本。”

他进一步说:“里面因为建设成本不一样,像新疆的建设成本较高,四川丰水期的矿场成本比较低,这也不能横向比较。只能说未来矿场的标准会越来越统一,成本会优化单整体成本会逐渐变高。因为你不是奔着短期去了,丰水期的目标就奔着六个月回本,以后我们考虑问题要以年为单位。”

“1 度电如果能赚 1 毛,假设有一万千瓦(约 650 台机器),一个小时大概赚一千,一天能赚 2 万 4,一个月 70 万,5 个多月能回本(这里涉及基建成本,假设每个机位成本 600 元,650*600/2.4=162.5 天)。”可惜这些都只是假设的完美情况,他认为实际上矿场每度电只能赚 5 分,还没有扣除运维人员费用。总而言之,一切都跟币价行情有关系。

 

什么样人适合入坑: 有资源与风险承受能力

如今,币价低迷、矿业量缩。新韭菜望而却步,对于资金量雄厚的投资者来说却正是入局的好时机。


“你认为什么样的人适合入场挖矿?” Odaily星球日报问王孝一。

“有电力资源、实体行业的老板、纯粹的财务投资人、机构投资者。”他说,“有钱、想赚钱,但要相信区块链。”

要注意前提,是资金量雄厚,有抗风险能力。矿业并不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必须反复强调风险意识。

“我接触了一个矿场主,经过了 2013 年的牛熊转换,他不会太贪婪,他在 2017 年涨得最高的时候,出清了 80% 的矿机”。

“政府资源也是要的。正规矿场要立项。” 跟大多数矿场主一样,王孝一也认可,安全、合规的电,才可能稳定。 “既有认知、又有人脉有资本,会更方便。 ”


(文 | 卢晓明;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声明: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区势传媒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区势传媒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评论(0)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