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首:2018通证之年

深度 Milton 10694 浏览

通证是虚拟货币的一种单位。大多数通证建立在区块链上——基于加密货币平台,比如以太坊。在像以太坊这样的平台上建立通证时,它允许这些通证利用现有货币的规模的同时形成自己的金融生态系统。

在2018年初,随着ICOs(首次发行通证)的兴起,通证变的非常流行。这些代币中有许多提供了“实用型通证”的价值主张。实用型通证的概念是,在独特的生态系统中,通证是交易时所必须的,因此,为了在该生态系统中交易,你必须购买这些在实用型交易时所必需的通证。

例如,假设亚马逊决定要创建自己的通证。如果亚马逊要求你用他们的亚马逊币进行交易,那就需要你将美元兑换成亚马逊币,以便在亚马逊上购买物品,这时,亚马逊币就是实用型通证。在亚马逊生态系统中,你可以用实用型通证购买商品。

有许多不同种类的实用型通证方案。时间会证明这个模型对加密货币的投资前景是否有意义。目前,实用型通证现在的用途是ICOs和被人们所购买。除此之外,它们没有任何的实用性,有希望的是,在某一天,你正在买的通证生态系统将具有大量的交易量,和足够的网络效能,使该通证的实际价值超出它纯粹的投机价值。

另一种类型的通证是“证券型通证”,这种通证代表在一个组织中的份额。它更像是股票、债券、所有权凭证或金融工具。这些通证也有它们的诟病。如果我现在开办一家公司,我的大部分资产不会也不能在区块链上表示。比如雇佣合同,知识产权和房地产。这些资产的法定所有权建立在复杂的法律体系上,而在这个体系中,没有区块链概念。所以,现今如何去执行一个证券型通证的主张是不清楚的。或者,为什么可以说证券型通证,相比传统的股权筹集资金或债券工具,实际上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呢?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通证和发行通证的模型是非常不成熟的。Paratii公司的联合创始人Felipe Pereira 是一篇媒体文章《论通证化的价值俘获机制的不成熟》的作者,Felipe在其中记录了不同类型的通证系统。包括几种不同的“实用型通证”和“证券型通证”。

他在参加的节目中讨论了目前基于通证系统的可行性,以及证明了区块链在今天是有用的。我们对区块链的实用性进行了很好的讨论,什么是真正被证明有用的,什么是有待讨论的。

致远

Felipe Pereira是Paratii的联合创始人,他在媒体上发表一些关于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文章。他写了一篇《论通证化的价值俘获机制的不成熟》的文章。我认为这很好的解释了这些不同的通证类型有价值吗,或者他们在一点上有价值吗等问题。你正真的进行了价值探索。我想我们本次对话的焦点是关于通证类型和通证最终价值的本质上。
我想从一个更符合当代背景的问题开始。为什么在2018年我们还要谈论这些东西?是不是太早了。我们还没确定加密是一个大骗局,所有的ICOs是骗局,这些东西不能大规模运作,比特币被集中,以太坊看上去几乎是分散的。为什么我们现在谈论要这些?

FP

是的。我们已经得出一些东西,我不会说结论,但是在过去一年和今年,我们对通证的思考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你说的完全正确,有些东西不应该被发行,或者根本不可以在开放市场中试用。

我想,明确一点,至少在我看来,加密货币已经有两个大应用被落实。其中一个是永不满足的价值存储功能,这也是比特币近10年以来一直做的事。这是对世界和社会是有用的。在许多遭受恶性通货膨胀的国家中的人民,他们使用比特币保存他们的财富,并且和全世界各地人交易。这就是一个应用。

然后我要说的是,第二个应用的案例是融资。当以太坊产生,人们开始进行ICOs,这已经成为一个泡沫,但显然对于我来说,我们可能在朝着更有弹性的众筹模式发展,并且这个模式允许全世界各地的人去投资他们自己相信的项目,而不用去管投资者的地位和投资熟练度。

在众筹这一个价值存储应用上,我同意你的观点,它是一个投机行为,特别是因为现在网络还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我确实认为,一些模型实现了基于数字货币的通证化,我相信其中一些在累计价值和开放性上有很好的机会,或者在为加密货币的第三、第四大应用上做铺垫,我们虽然还没有看到其中的规模,但是我相信我们将在下一年看到它们。

致远:

实际上,我还将阐述另外三个我认为已经被证实的应用,我希望得到你的反馈。这其他三个应用是:第一个,在互联网上独一无二的物体数字化,或者说可以验证独一无二的数字物体。有许多机制,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加密猫”,之所以Andreessen Horowitz 投资了一大笔钱给了“加密猫”的创始人,是因为他们将一种可以证明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的功能推向了市场。

就像你在电子游戏中捡起一把剑,你现在可以证明这是一把独一无二的剑。很显然,它正在被用于游戏中,但是我们很容易想到,用这种方式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是有价值的。我认为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区块链是一种分布式共识机制,这是新颖的。

甚至就像计算机科学的概念一样,我们可能在上面还没有一个广泛的应用,除非你算上你刚刚列举的东西。即使你只是把它看作一个基本的计算机科学概念,这是个突破,也是计算机科学家工具箱中的一个工具。你刚刚提到,没有被证明的第三件事,我也认为没有被证实,但是已经得到证实的是合同的数字化。现在,我的数字合同的经历是,我从律师那里收到了一份PDF格式的电子邮件,或者从我正在做交易的人那里收到了一封PDF格式的的电子邮件。问题是,PDF真的是我们想要的井然有序的方式吗?我认为智能合约的概念是,你有一个基于数字规则的明确契约,这是另一个潜在的突破,它实际上依赖于同样的东西——价值、不审查性和分布式共识机制。这些是加密的其他应用。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如果你同意这些,这就是区块链相关技术的五个应用。

FP

是的。我完全同意它们是应用。但我不认为他们已经是证实了的。主要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用户基数的增长,甚至对于“加密猫”,我没有准确地确定数据,但是我猜测,如果您去分析站点,并查看每天参与“加密猫”的用户数量,即使您算上所有基于最初的“加密猫”的应用程序,我不认为世界上每天有超过一千人在玩它。

当然,现在还在早期,这些投资者都在下赌注。我基本上也看涨数字资产,不仅在游戏中收藏品,而且包括财产、房地产和其他一些案例。
当谈到去中心化的共识时,我想这是一个重大的突破,我们见证了一系列新协议的诞生,这些协议一开始试图不同于中本聪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开始看到很多取舍问题变得越来越清晰,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可以构建像我们想要的去中心化的协议,我们必须支付一些安全费用,或者消耗一些“可拓展性”达到去中心化的目的,并且我们能够在多种方式上平衡这种取舍关系。我赞同这是计算机科学家工具箱中一个强有力的新概念。

当谈到合约时,我认为这是最精致的事情。我并不觉得——就我个人而言,在PDF上签名没有什么问题,尽管我希望它们更加自动化,或者更加易于使用,或者其他一些我不知道的。当谈到以太坊或其他平台的智能合约时,首先,我们实际上已经没有一个模糊的合约了。我的意思是,事情在代码确定它应该发生的时候发生,但是最终我们讨论的是人们对事情的解释。即使在合约完全按照他们应该有的方式工作,比如Ethereum DAO(以太坊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在DAO上,人们可能只是聚在一起说,“嘿,实际上我们想要的并不准确。”我们仍然没有达到可以制定真正法规的地步,即使是对于小社区,也是如此。

当然,我热衷于可以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们签订合约的可能性,实现自动代管并使价值变得可编程化。就像每次谈到合约时,我总是举一个这些天我见过的非常简单的例子,比如让朋友进行对派对邀请的回复的合约。

假设你是个派对的举办者,你带了很多人到你家,你邀请了20个人,每个人都回复来参加这个聚会,每个人在合同中都放了一个以太币或一个小数额的通证在合约里。然后,当人们来到你家,他们只是在你的手机里登记,证明他们在那里,通证就会退会给他们。如果你的朋友不够好,或者不够把你放在心上,没有出现在你的派对里,那么每个到场的人都会得到一些小数额的通证,而这个确认没有出现的家伙就会失去通证。这很简单,几乎是愚蠢的,但它显示出一种新的协调机制。我认为这就是合约的力量所在。

致远:

我喜欢这个例子。我之前没听说过。这是一个很好的简单例子。因为就像,你需要投入一些资源来组织一个聚会,雇佣一个DJ,买一些薯条和蘸酱,买一些披萨。如果聚会组织者为在Facebook上确认的50人组织了一个聚会,这50人没有参与合约,可能只有15个人,而且你点了太多的披萨,你已经雇佣了一个DJ为了15个人,而你没有足够的人拥有一个好的舞会。这种托管机制有很大的用途。

我想,合约的价值就像你可以通过Venmo(小额支付款项的软件)实现一样,但是因为它是一个格式良好但又很奇怪的交易机制,但是通过这个交易系统,它会变得更简单,人们只需要签到,你签到的价值就会自动转换。用普通派对和合约派对相比,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使用合约要比使用Venmo或PayPal或任何其他中心化支付机制简单得多。

FP

是啊。我想这就是我们应该注意到的应用案例。回到前面你所说的三个例子:物品的数字化和去中心化的共识以及合约本身,只是回到通证的一个方面,我不相信——这三者中的任何一个本质上都需要通证来工作,无论是对象的数字化还是运行合约,你可以在现有的平台上完成,或者甚至是中心化的共识,这些你都可以在以太坊或其他平台上回溯。这就是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当然,这些都是大的应用场景,但是可能不是为通证准备的。

致远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您所说的PDF合同与数字合约的对比,PDF合同的价值在某种意义上是模糊的,人们——我们不想列举每个边缘情况,如果您有一个复杂的合同,您试图起草,它可能是损坏的。这就给合同留下了一些模糊的地方。然而,数字合约,基于区块链的合约没有歧义。这是非常明确的。

我认为,在密码学中,您实际上可以看到,不仅在PDF和数字合约之间的浏览有了模糊性和特定性之间的这种矛盾,但是你也看到了它在治理水平上的矛盾,有一些人是完全支持链上治理模型的人,其中一切都是铺设在特定的区块链上。然后就有了对立面——反对的人说,“你知道,这太复杂了,对吧?”这样就会引起歧义了。我们不知道如何建立这样的区块链,因此,我们不应该让治理成为这种区块链模式。”

我并不打算和你讨论这个问题,但是也许你能谈谈链上治理和链下治理吗?我是否正确地抓住了这个辩题的两面?

FP

我想是的。当你说数字合约留给不确定性的空间太少时,我想你已经把事情定下来了。你说得对,在更高的层次上,比如在统治和正在管理这些网络的人方面,确实有很多模糊不清的地方,而且有一些不好的意图,有时还会误导人们。

我为什么这么说?整个运动开始于此,我的意思是,密码运动开始于2018年或2009年比特币。这实际上是由中本聪的愿望推动的,或者是由这个社区的愿望推动的,他们希望建立一个完全开放、完全去中心化、完全不可改变的金融体系的替代方案。在那种情况下,追求完全成熟的去中心化是有意义的。

对于区块链或加密货币可能有用或有帮助的许多其他应用,您实际上不需要在网络中100%的去中心化,以便使其比传统的替代方案更有价值。例如,P2P文件共享历史中充满了试图或多或少去中心化的网络示例,这些示例在可扩展性和中心化和安全性之间的权衡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最后,我感觉用户总是蜂拥到去中心化的系统,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教训。当你观察Napster、Freenet、Torrents以及所有东西的演变时,你不需要完全去中心化,因为你需要提供比用户之前更好的体验,并且给他们更多的价值。我认为这里的关键在于价值。

在今天的公链上,你看到许多这样的讨论在进行,就像我们看到以太坊竭尽全力去中心化一样,但是要注意,它仍然依赖于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领导者,然后我们看到其他的链从第一天起在去中心化中得到回报,以便达到更高的可扩展性。列如EOS,这仍然是个大问号。我们还不确定哪些应用程序将确实需要以太坊提供的去中心化,并且我不确定哪些应用程序将在EOS提供的去中心化的级别中很好地运行。我认为,比试图把事情弄得黑白分明、对错更为重要的是,要真正理解这些权衡中的微妙之处,并逐个进行审查。


声明: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区势传媒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区势传媒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下一篇文章

为何加密网络正在吞噬着世界?

2011年,Marc Andreessen写了一篇关于软件正在吞噬世界的文章。跨行业的商业模式正受到软件的挑战,但机构投资者对科技公司的重视不足,人们问:“这难道不是一个危险的新泡沫吗?”这听起来耳不耳熟。

Milton 2018-12-29 17:23 12211

评论(0)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