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两谈币:我在币圈的那些天魔幻经历

新闻 ofbing88 443 浏览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币圈一部分人在装睡,他们的名字叫卖水者、庄家;还有一部分人分不清自己是在睡觉还是清醒,他们的名字叫韭菜。区块链是所有人都无法否定的技术,比特币是很多人的信仰,技术和信仰给了币圈装睡的权利。

区块链无罪,虚拟货币无罪,但有人会利用他们犯罪。有时候,我觉得在这个去中心化的新世界里,很多中心化的角色正在不约而同构建一个他们都没有察觉到的庞氏骗局,这些角色的扮演者有的人、有是公司甚至有国家,驱动这些角色前进动力的不是利益,而获得利益的可能。

ICO被禁半年之后,我进入币圈,在数短时间里,我时而感觉这个圈里的人异想天开,时而感觉这个圈有存在的价值;在这个怪圈中,我甚至无法判断这或许就是一个新事物兴起时的风险与魅力,所有人都看不清结局。我们能做的只有提示风险。

 入圈之前:暗流涌动

2016年1月,陶石资本创始合伙人叶蕙芳在野马财经年度活动上表示,虽然很多人都在说区块链,但是看了很多项目之后,并没有看到成熟的技术和有价值的落地应用。

彼时很多人的看法和叶惠芳类似,区块链是未来,但未来何时能来?

2017年,区块链随着ICO的兴起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但随即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ICO被定性为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消息发布的这天币圈中人称之为“九四”。

在外界看了,ICO被判了死刑。

2017年末,一位创投圈的媒体人突然找到我,目的是拉我入伙做区块链领域的自媒体。

ICO在国内一直都存在,而且还鸟枪换炮了,介绍到。

历史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踌躇而停滞,区块链的火爆与多金令各大媒体蜂拥而至,“三点钟社区”的成立,更是开启了全民区块链的序章。

我在春节后选择正式加入。或许是为了“捞一笔”,或许是希望借此窥得链(币)圈的冰山一角,我不是韭菜,但我也是那个分不清自己是睡觉还是清醒的人。

 触目惊心

离开野马财经,来不及休息,便踏入链(币)圈。

大妈上门,“我要发币”

“我想发币!”

“为什么想发币?”

“我想赚钱?”

“懂区块链吗?”

“不太懂你们这个圈子,想了解下,然后发币。”

对于区块链三个字,大多数人的状态是熟悉又陌生。每个人都可以说出去中心化、加密算法、共识机制,但如果说到核心、具体、敏感的话题时,当局者局促,旁观者迷茫,唯一能够达成一致的是,发币可以获利。

在这个圈子里,发币、ICO项目是淘金者,交易所、资本方、公关公司是卖水者,卖水者为淘金者递上镰刀,让他们可以更好地收割那些准备发财的炒币者。

庄家浮现,币安被黑

3月8日,一觉醒来,发现昨天错过了两个大新闻。

第一个是币圈刷屏特稿《庄家杜均》,这篇文章将杜均这个能在“新世界”中呼风唤雨的男人被扒得干干净净,直指其为控制媒体、交易所、资本方的庄家。

第二个大新闻:世界第二大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被黑客攻击。

交易所被攻击并不是新鲜事,但如果结合《庄家杜均》一文则细思极恐:如果监管体制不健全,媒体、交易所、资本方都被少数几人控制,而囤积大量数字货币的交易所本身安全性也无法保证,动不动就被盗或价格大幅波动,那虚拟货币的价格代表的是它们的价值,还是庄家、黑客们的心情?

抱着发财梦进入的炒币者,要被多少人惦记?今天有淘金者、卖水者,明天又面临庄家、黑客,后天还有什么?

技术不会作恶,所以技术无罪,但人会作恶,所以区块链、比特币、ICO三者,有些可以生存,有些不能。

一个很基本、很有趣的事实:区块链不一定需要发币或者说发token,没有token,其项目的模型也能走通。

实际上,数据层、网络层和共识层是构建区块链技术的必要元素,缺一不可。而激励层、合约层、应用层不是每个区块链应用的必要因素,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就属于激励层。

链圈泡沫,伪命题?

认为,区块链泡沫,从技术层面来看的话,没有泡沫的,如果从ICO融资层面讲,也许是有。但区块链不能因为有泡沫就不去了解,应该付出更多努力在基础开发上、应用上,让真正的价值能长期存在。

认为区块链现阶段没有泡沫,因为整个行业还没有发展起来。

对于二人观点,我认同一部分,反对一部分。认同的是,对于一个新事物确实不能因为一开始的乱象就不去了解;但是不能过于乐观的看待“新世界”。

说实话,我心里有一点怀疑了。看了几份白皮书后,我觉得区块链成了万能词汇,只要用了这个词汇一切问题好像就都不是问题了。

“现在别人都抢着向圈里进,你难道想往圈外出?”

“真的存在链圈吗?”

“存在,不过链圈没钱,很苦逼。”

“是啊,链圈很苦逼,买不起水。”

退场

进入币圈数些天,我确信我要离场,币圈或许多金,如果每次卖水都要在内心有一番挣扎,我想这不是我想要的。

今天的币圈和几年前的“P2P”没有区别,都是拼了命增信,拼了命拉投机散户入局。如果说有区别,那就是币圈有一个大佬背书的区块链技术,这让币圈变得魔幻;就好像所有人都可以否定打着创业幌子去传销、诈骗、非法集资的人,但没人可以说创业失败的人是错的,因为创业是无法否定一个概念。

区块链如何良性发展,我觉得那14个字很有道理:老老实实种庄稼,不要想着割韭菜。

币圈的经历和所见所闻很零散,不知道从何写起,整理如下:

1、关于去中心化和中心化:

互联网兴起时,整天喊着颠覆,但回头来看,互联网最终还是摆脱不了线下场景。今天的去中心化世界满腔热血的想要改变世界,但最终结果必然是,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并存,因为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事情。

而且,去中心化不是万能的,中心化也不是罪过。

2、关于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

虽然上面描述了很多币圈乱象和我对币圈的不认可,但我相信未来区块链技术会改变世界(是改变,不是颠覆),虚拟货币也有其存在的必要性,虽然成长中会有阵痛。

对于不稳定的战乱国家,虚拟货币确实有成为“货币”的潜质,但在稳定的大国定位一定是资产,因为没有一个政府会把货币的控制权交给一个社区,而自发组成的社区也担不起一个货币的运营权力;而且虚拟货币一定是要有准入门槛的,种类也一定是有限的,不能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跑来发币。

法定货币是以国家政府为背书的,属于中心化的产物,虽然会有通货膨胀,但是流通性及价值可以保证,而这种中心化的产物是我们每个人的纳税支持离不开关系,我们每天纳税,才得以享受到一个可靠的货币,如果要跟着虚拟货币信徒去构建新世界,不免有些丢了西瓜捡芝麻。

3、关于古典互联网和新世界

币圈喜欢用“新世界”、“古典互联网”来描述互联网和区块链,凡事没有绝对,虽然现有的互联网巨头可能有一两个被新兴区块链企业取代,但整体格局变化不会太大,区块链与古典互联网未来一定是融合,不可能取代。

4、关于大佬与卖水者

在币圈能称作大佬的人,一定拥有着做庄的能力、难以计数的虚拟货币以及令人敬佩的优点。但大佬终究是大佬,不是革命家,不是庄家,更不是主宰者,也不应该是;怀璧其罪,马云和徐明星或许都属于怀璧者,他们已经选择了一个适用于所有“大佬”的正确答案。

卖水者一个灰色的角色,狼教授虽然站过很多不该站的台,但依然是狼教授,在区块链这个灰色的世界里,卖水者的对错更难定义。每一个新概念的崛起,都会有无数卖水者想要趁着窗口期进入,但是最终真正能够做大做强的,一定是有足够竞争力,已经能够为社会做出一定贡献的,其余的不需要审判,会自然淘汰。

5、关于币与信仰

很多币圈的人会将虚拟货币当做一种信仰。

对此,我想说的是,比特币可以是信仰,空气币也可以是信仰;宗教可以是信仰,邪教也可以是信仰。信仰本身没错,但信仰不代表对错,更不代表价值。

我是三两谈币,专注量化交易,如果你对数字货币也感兴趣,欢迎一起交流~


声明: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区势传媒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区势传媒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评论(0)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