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区块链,密码定义业务的时代正在到来

深度 liaorongbin 1061 浏览

2012年,因单位临时性工作安排,安红章第一次接触到了数字货币。当时的他,是中国电科三十所“保密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项目总师,主要负责密码应用创新研究,以及重大项目的总体设计工作。

初识数字货币,其巧妙的密码学设计令他着迷。因此,他在完成任务后,继续对数字货币相关技术的发展保持关注。

2012年11月,比特币发生第一次减半。2013年12月,比特币价格首次超越1盎司黄金。随后,比特币迎来了长达2年多的熊市。

与此同时,区块链的概念逐渐火热,各种区块链论坛、会议、书籍接连不断。安红章身处其中,他深刻地感受到,“区块链将是密码技术发展的重要机遇,密码定义业务的时代即将到来!

微信图片_20190616230058图为安红章,现任保密通信重点实验室总工程师、中国网安区块链研发中心总经理

于是,2015年,他带领重点实验室密码应用创新团队切入区块链领域。从区块链密码技术的研究,到“安全区块链服务平台V1.0”的发布,再到区块链应用的推广,短短三年,硕果累累。


2018年6月,中国网安(全称“中国电子科技网络信息安全有限公司”)为了更好地发展区块链业务,将安红章所带领的团队从国家重点实验室独立出来,成立“中国网安区块链研发中心”,聚焦区块链技术产品研发与应用推广工作。

在与安红章的采访中,我们可以一探,在数据安全形势日益严峻的今天,中国网安区块链研发中心是如何发挥区块链安全国家队的职责有哪些独特的技术创新和应用,以及区块链技术应用落地的现状

 

密码定义业务的时代正在到来

 


学者约翰·查德威克(John Chadwick)在 《线形文字B的破译》一书中,写过这样一段话:

“揭开秘密的冲动是人类根深蒂固的天性......对一般人而言,侦探故事或纵横字谜便已足够,极少数人则是以破解玄秘的符号为志业。”

实际上,安红章就属于“以破解玄秘的符号为志业”的少数人。只不过计算机的出现,让“玄秘的符号”变成了二进制的“0”和“1”,也让“极少数人”有了更职业化的称呼:密码学工作者或信息安全从业者


从早期的原始部落到现代国家,从孩子们使用的暗语到量子“纠缠”现象,人们使用“密码”来隐藏或破解原始信息中的秘密。随之而来的便是信息安全问题。

在信息安全领域从业近15年,安红章对“安全”有一个通俗易懂的定义,“所谓安全,就是用户在使用产品时没有顾虑,不会担心资产损失或隐私泄露问题。”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对“安全”的理解是建立在理解“不安全”的基础上。例如在女性心理学中,“缺乏安全感”常常被用于解释一名女性出现情绪问题的原因,信息安全也是如此。安红章补充道,

“不同用户对安全的诉求不同。比如,我们平时给家人打电话时,很少关心安全问题,但是很多商务谈判就会很在意这点,他们会选择专用的安全手机进行通信,因为他们能感受到潜在的威胁,对安全有较强的诉求。”

区块链作为IT技术领域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为无信任的网络环境提供保障的同时,也面临着安全和隐私方面的严峻挑战。


安红章认为,“区块链即分布式总账技术,解决的是信任问题,虽然在目标上与安全没有联系,但却与安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进一步阐述道,

“一方面,区块链用到了大量的密码技术,依赖安全技术实现核心功能;另一方面,区块链应用需要安全技术的防护,需要解决链上的隐私保护问题。如果没有隐私保护,即使解决了信任问题,也没有人愿意来使用。”

他以统一身份管理为例,解释了区块链安全与隐私保护的关系,

“我们上线了一个由多个身份提供商参与的联盟区块链平台,在该平台上,每个身份提供商都可以将所属用户的身份记到链上,通过统一入口对外提供便捷身份认证服务。基于区块链的公开透明信任机制,各个身份提供商与平台之间相互信任,从而可以打破信任孤岛,形成信任群岛。


但是,从安全角度,所有参与者都能看到链上的信息,如不加以防护,我们的身份证、结婚证、学历等信息就可能被泄露,这就需要隐私保护技术来解决。”

 

央企区块链与民企区块链的不同

 


2016年12月27日,国务院印发《“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首次将区块链作为前沿技术、颠覆性技术写入政府报告。

随着区块链被列入国家战略,一批具有前瞻性眼光的央企、国企相继加大对区块链的研发。据互链脉搏统计,截至2019年4月,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97家中央企业中,已有19家企业探索、发展区块链领域的业务,中国网安就是其中之一。

中国网安成立于2015年5月,是中国电科(全称“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根据国家安全战略发展需要,以中国电科三十所、三十三所为核心打造的网络信息安全子集团。

在安红章看来,中国网安区块链研发中心虽然隶属央企,但就公司的职能而言,与民企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唯有在社会责任上有着较大差异,即“天生就会肩负一些国家使命。”他说,

“如果一件事情有利可图,那么大家都愿意去做;如果这件事情无利可图,但对于社会发展很重要,那么民企可能就不会去做,而央企是必须要做的。央企不是把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图片1截图自中国网安区块链研发中心产品手册

产品方面,研发中心主打以密码技术为核心的区块链产品与服务,其产品架构包括基础平台产品、运营服务平台和应用产品等,目前已形成“1+2+3”的产品体系,如上图。


技术创新方面,安红章介绍,近几年,研发中心取得的创新成果主要有三个方面:

1.可监管匿名隐私保护。构建了覆盖零知识证明算法、环签名算法、门限签名算法、椭圆曲线双密钥对派生算法的可监管匿名隐私保护组件,为区块链应用提供安全、高效、可委托的保护功能。

2.国密安全私钥保护。构建了基于密钥分割、密钥混淆实现的私钥保护组件,可以通过软件方式提供签名私钥保护,在不影响用户体验的同时确保区块链应用安全,目前该组件已通过商密产品鉴定。

3.智能合约安全模型形式化分析。基于密码协议形式化分析与可证明安全设计技术研究成果,提出了区块链智能合约安全模型形式化分析技术,可有效检测中间人攻击、重放攻击、反射攻击等,确保智能合约应用安全。

 

对“区块链+实体经济”仍持乐观态度

 


从应用范围看,区块链技术几乎在所有的产业场景都能落地应用,因为几乎所有的产业场景都涉及交易,都有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优化产业诚信环境的需求。

另外,区块链技术应用落地的主战场还是在实体经济产业领域,区块链技术的价值也将集中体现为落地产业场景后带来的价值增量。但是目前来看,区块链技术的价值尚未很好体现。

4月26日,巴比特作者邱祥宇发表文章《巴比特独家丨拼流量、拼资源、拼技术—— BaaS已沦为巨头的游戏?》,展现了国内主流BaaS平台的现状。虽然文章透露出淡淡的“许知远式”的忧伤,但是“落地难、没有好的盈利模式”确实是行业所面临的困境。

安红章坦言,“据我了解,目前国内区块链公司仅靠产品销售能盈利的还极其少。关键还要看这些公司的年收入增长率。”

他认为,当前区块链业务的推广有两个方面的难点:

一是区块链价值模式尚未普及。大家对区块链技术的认知、认可、接受、习惯度还不高,还很难通过构建一个区块链生态平台把各方吸引进来,使他们有积极性做事情。

“事物的发展都有个过程,虽然困难,但趋势已定。就像供应链金融,国内刚开始推的时候由于国内企业信用意识不强,推广也很难!但现在已经被大家广泛认知和接受,至于更难解决的信任问题,就可以留给区块链来突破。”

二是区块链产品竞争格局未稳。区块链技术在实体经济中的应用还处于起步阶段,市场方向、市场规模、商业模式等都还不明朗,各类企业看到机会就一窝蜂全上。由于缺少相关标准,产品良莠不齐,价格差距很大,市场竞争无序。所以即使是真正的好产品也很难挣到钱。

“但是这种现象也不会太久,就像移动操作系统,开始的时候厂商也很多,但后来就只剩iOS、Android等少量选择了。”

尽管如此,安红章对“区块链+实体经济”仍持乐观态度,因为政策方面,现在政府对于区块链还是在逐步加大支持力度,不少省市都出台了相关政策,“这是一个好的信号”;另外从市场反应来看,“根据个人观察,近期国内与区块链相关的项目不管是数量,还是金额,都明显增多,各大招标网站的统计数据便是例证”。


声明: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区势传媒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区势传媒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评论(0)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