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残酷法则

深度 Byzantium 849 浏览

金字塔的底层,是一群蚂蚁一样的矿工。

世界像个巨型金字塔,我们是建造金字塔的奴隶。

——矿工小白 佳明

“我们成立联盟的意义在于,向比特大陆证明我们矿工不再是任人随意宰割的两脚羊。我们要做维护矿工权益的斗士,向比特大陆开战。”

李是“蚂蚁B3矿机维权联盟”(下称“联盟”)的骨干成员。5月20日,他在一个微信维权群里发出了这样的号召。

“联盟”成立于5月19日,缘起于矿工们对比特大陆蚂蚁B3矿机的不满。据一位矿工介绍,这款矿机价格昂贵,达到了17000元,但性价比很低。

“宣传视频上说,如果第一批5000台矿机全部上线,那么我们每天可以挖47-48个BTM,按照每个BTM6块钱的价格来计算,一台B3矿机每天收入是285块钱。因为功耗很低,节省电费,每日净利润可达280块钱。而且我们的收益一天一结。”矿工佳明介绍道,“当时我算了下,大概两三个月我就能回本。”

佳明是个矿机小白。在入手蚂蚁B3矿机之前,他只使用过显卡矿机挖矿,而且挖的是以太坊。然而,在看完这段宣传视频后,他决定从黄牛手中购买B3矿机,代价是17000元再加上1000元的黄牛抽成,共计18000元。  

“但我现在每天只能挖不到18个!还是在第二批矿机还没上线的情况下。”佳明对36氪抱怨说,之前比特大陆的矿机性能都完爆显卡,这也是大家愿意花高价买矿机挖币的原因,但现在,显卡居然成为了B3矿机的强大竞争者。

佳明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对比了两个矿池的算力:代表B3矿机的蚂蚁矿池的算力,从没超过只用显卡挖矿的矿池uupool。“你根本没法相信,显卡现在居然占据了比原链一半以上的算力——有一次我一看,显卡算力甚至还达到了全网的三分之二。”由于蚂蚁矿池承诺,如果将B3矿机连入蚂蚁矿池,头三个月免抽成,因此几乎所有的B3矿机都连进了蚂蚁矿池。

小白矿工们原本以为显卡不会进入这个市场。结果,显卡挖矿一参与,全网算力比矿工们最初预想的多出了一倍以上。

全网算力越高,单个矿机挖矿难度越大,分到的BTM越少。这份始料未及的多出来的算力,迅速拉平了矿工们挖到的BTM。

“我也就拿到矿机后的第一天挖的多,”佳明说,“那天挖了将近100个,后面就不行了。挖了二十来天,手里也只有不到450个BTM。后来,当我知道我的挖出来的币被同等价位的显卡碾压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他们就是想赚钱,对比特大陆一无所知。

——老矿工 陆铭

“单纯的投机者。”陆铭给佳明这样的新手下了定义。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看到矿工维权了,以前没有一次成功。”老矿工陆铭回想起了之前的经历,慢悠悠地吐出一句:“没办法,在这个市场,比特大陆是老大。”

陆铭在矿圈呆了将近三年,15年年底入手买的矿机。他不贪心,一直在圈子里,但也没发大财。

他听到过许多传闻,例如圈子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比特大陆生产的矿机,有的会自己在蚂蚁矿池中使用一段时间,然后再卖出去。这样一来,购买者买到的矿机里就可能有灰尘,算力偶尔也会不稳定。

“发现灰尘,算力不稳定都没什么值得奇怪的,”他说,“刚生产出矿机的时候,全网缺乏有力竞争者,能挖到很多币。比特大陆要真自己挖,虽然不道义,我们也没什么办法。该买它用剩的矿机还得买。”

之所以得买比特大陆生产的矿机,是因为ASIC矿机市场缺乏充分的竞争者。据投行Bernstein的分析师估算,比特大陆在比特币矿机和 ASIC 芯片领域拥有 70-80% 的市场份额,而矿工们又钟情于ASIC矿机。

这源自ASIC矿机具备针对某种币种的专用芯片,从而能在算力上造成碾压。追溯比特币的挖矿历史,矿工们经历了从个人电脑到CPU挖矿,再到GPU挖矿,再到FPGA挖矿,最后到ASIC矿机挖矿的历程。

“不管是什么币种,只要比特大陆研发出了针对它的ASIC芯片,显卡基本就完了。”另一位老矿工老马说道,“就说说比特币吧,你现在要是还准备用显卡去挖比特币,根本就挖不到什么东西。你的那点算力和ASIC根本没法比,挖出来的零星末节还不足以支付所花费的电费。”

陆铭和老马认为,全网算力是被比特大陆高度垄断的。这种垄断给比特大陆带来了一种非凡的权力——倾销。

“这群小白矿工感到愤懑——第一批矿机17000元买到手,不到20天第二批矿机就大降价,价格变成了11000元。他们觉得不能理解,其实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2016年底入矿圈的Hitch表示,“他们还没经历过今年年初的莱特币矿机L3的惨剧呢——第一批L3的预售价17500元,机器还没到手就开始往下降价到10000元左右。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矿机价格就跌到了3200元——我是说你从官网买是3200元,不是二手市场。”

最后,Hitch用四个字总结了这段经历:目瞪口呆。Hitch还说,考虑到投资蚂蚁矿机的风险,从那时开始他就不再购买蚂蚁矿机了。

“其实购买矿机的风险未必小于买币,只是那些小白们不知道。”Hitch说。

“矿工们在购买矿机之前,往往会比对当时的矿机价格、数字货币价格和一天的挖矿量,并算出半年内能不能回本。‘半年回本’这种事在其他行业看来要求很苛刻对吧?但在挖矿行业却是再简单不过的逻辑——比特大陆的保修期是180天,如果半年不能回本,例如在第181天你的矿机出现故障,比特大陆就不会再去修你的故障矿机,那么你得到的只有一堆废铜烂铁。它再也无法给你带来任何产出,一个币也挖不出来,那你只有亏本。”Hitch冷静地讲明其中的逻辑。

“比特大陆深谙矿工们的这种心理,所以它的定价政策总会给你一种错觉——购买这种矿机,你半年之内可以回本。”谈起这其中的奥秘Hitch又变得激动起来,“没错,这就是一种错觉!数字货币价格涨涨跌跌,这也就算了,但是你的矿机一天可以挖多少币,却和比特大陆的矿机投放量紧密相关。如果全网一天可以挖1万个币,而市场上只有100台矿机,那么一台矿机可以挖100个币;可如果有1000台矿机,那么一台矿机能挖到的币就只有10个。但比特大陆从不保证自己会向全网投放多少矿机。它可能两个月只向市场出一批矿机,也可能一个月向市场出三批矿机。”

陆铭和老马认同Hitch的说法。尽管他们并不互相认识,且分散在湖北、安徽、浙江三省,但他们的结论却是一致的:比特大陆通过控制着矿机生产和销售量,几乎控制着全网算力,进而影响到每一个矿工的挖矿产出。

“看似半年能回本,但其实如果币价不涨,半年回本基本是没有希望的。如果数字货币市场进入熊市,或者比特大陆疯狂出货,那么回本周期会一次延长到一年,一年半,甚至两年。到目前看来,我还没见过哪个小白的矿机能挖两年以上的,这也就是说他们购买的矿机,一大半时间是在给比特大陆打工。”陆铭说起这话波澜不惊,“当然了,这些风险都是那些小白们不知道的。他们头脑发热,以为买矿机比炒币保险,其实都是一样的事儿啊。一夜暴富这种事,得看你有没有本事赚。”

顶端吃掉了80%的利润,小白不适合在这里生存。

——矿场主钱乐

“维权这种事在意料之中。”二呆说,“可我没想明白他们为啥还要买矿机。”

二呆在2014年进入了矿圈。“可以说是非常早了,我挖比特币的时候,比特币才一千多块钱。挖以太坊的时候,以太坊才四五十呢。我卖的点儿也好,以太坊四五千的时候,我出手清仓了。”

凭借着早期积累的财富,二呆如今拥有了一座令他自豪的矿场。但他并没有说自己究竟拥有多少台矿机。在他看来,其实也没那么重要——这一切原本就是凭空而起的。四年前,他手里还没有多少钱。

谈及矿机市场的这些散户和小白,他觉得头疼。

“蠢的没话说了。一个个就盯着眼前的币价,算能不能回本。可是说到底,你买矿机是在干什么?投资啊。”二呆叹了口气,“投资的逻辑是什么,不就是低买高卖么?正确的操作就是熊市的时候买矿机,牛市的时候卖矿机啊。”

二呆谈起了去年他的一波“神操作”:去年年初数字货币牛市正要启动的时候,花了1万多块钱买了若干台矿机,中间挖了多少数字货币自不必说,关键是12月份牛市最顶峰之时用高于买价的价格脱手。这相当于不仅免费用矿机挖了一年的比特币,而且还从矿机生意中赚了一笔钱。

“要是连这点觉悟也没有,我看他不必进入矿机市场了,”二呆说道,“高位接盘,然后在数字货币陷入熊市时遭比特大陆疯狂降价,连这个风险都不知道,那不就是明摆着等着被割韭菜吗?”

而矿场主钱乐则更加点破了小白不适合投资比特大陆的真相。

钱乐是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华人,他在四川有一个容纳着数万台矿机的大矿场。

钱乐介绍道,比起小白,自己的矿场可以直接和比特大陆谈判,用更加优惠的价格拿货。维修期也会适当延长。从这个角度来说,成本已经比小白们低了一些。

“最关键的是电费,”钱乐一语道破本质,“挖矿的成本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矿机成本,一个则是电费。如果你碰上功耗大的矿机,电费带来的成本甚至比矿机成本还要高。通常小白们能拿到的电费往往在5毛左右,这在市场上已经是没有竞争力了。在我们大矿主这里,电费价格一般是3毛5,这就意味着你比小白在电费上节约了30%的成本。更不用说小白零零星星的矿机,保养措施不到位,控制不了室内温度,机器故障率高什么的了。”

二呆则表示,他能拿到的电费价格在3毛左右。另外据佳明、马哥和陆铭表示,他们能够拿到的电费价格确实在5毛左右。一位矿机黄牛说,他所接触到的客户中,电费“能有4毛5的,已经很了不起了”。

“竞争太激烈了,”钱乐感叹道,“到我们这个级别的,大家都在比拼谁能拿到最低廉的电费。有人善于和政府打交道,内部有资源;有的就去深山里和私人小电厂合作。拿不到3毛5电费的,在市场上会慢慢缺乏竞争力——你拿什么钱去抵抗风险,拿什么钱去扩张呢?在我看来,如果你要投资矿场,少于8000台机位的就没什么投资价值了。那些几百台矿机的小矿场,今年都开始倒闭了。我实在想不明白小白们还能挖出些什么。”

而据F2pool创始人神鱼,挖矿是一个资源密集型、资本密集型的行业。在这样一个行业中,资源向巨头聚拢是一个长期趋势。据他观察,今年矿场已经出现了兼并联合。“两三万台矿机只能算是中上等吧,十万台以上的矿场才够得上巨头行列。”

谈及比特大陆“收割机”式的矿机出货和定价策略,钱乐说道:“比特大陆这样的矿机生产商处于行业的最顶端,他们大概能吃掉这个行业75%以上的利润,我们这种级别的大矿场吃掉15%,剩下不到10%的利润让市场去抢。但是毫无办法,谁让他处于行业的最上游呢?他也是做生意的,只要能用对他最有利的价格卖出去,他自然要卖出去,谁能说他错?”

据投行Bernstein分析师估算,按照 75% 的毛利率和 65% 的经营利润率,比特大陆在 2017 年的营业利润为 30 亿美元至 40 亿美元,超过了芯片巨头英伟达。而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在接受《商业周刊》专访时透露,该公司2017 年的营收为 25 亿美元。

在矿机小白佳明看来,比特大陆每年能赚到上百亿人民币的利润,是用无数矿工的牺牲作为代价的。“他们是嗜血的,是吃独食的垄断者。我们从事矿工这项工作,既然付出了时间和资金成本,就期待有所回报。但比特大陆作为行业老大非常霸道,他生产矿机的成本很低,而卖出的价格很高,这就意味着其中有75%左右的降价空间,就意味着可以不断倾销。而他本身也是这么做的:如果某个矿机让你赚的比较多,他就多发矿机,进场收割。最后矿工们基本是在给比特大陆打工,而比特大陆本身既不承担机器损坏的风险,也不承担币价涨跌的风险,光是每年从矿机上就能捞到这么一大笔钱,不叫他‘矿霸’我不服。”

钱乐认同比特大陆在矿机圈中的霸主地位。他也认为,小白矿工可能根本就不适合在这个市场上生存。“太残酷了。他们缺乏基本常识,又零零散散的,就算去和比特大陆谈判,能掀起什么风浪?”

这个圈子里的很多人,他们曾经有去中心化的理想。

——黄牛易强

小白生存状态正在日益恶化,“去中心化”理想也在日益模糊。

易强是一名老矿工,但最后转型做了黄牛。在他心目中,最为难的就是当小白,因为他们不仅要被比特大陆不定时定量的矿机“收割”成果,被高昂的电费、矿机超高的温度困扰,还会被黄牛蛊惑和割韭菜。

“小白矿工入圈买矿机,现在和炒币的已经没啥区别了。他们没看过白皮书,可能对币种本身的机制以及背后的哲学都不了解,听官方一宣传,甚至几个黄牛一鼓动就买买买了。可是,他们对挖到的数字货币了不了解呢?万一这个币以后崩了怎么办呢?他们都不知道。”易强说道,“此外,小白们可能还会遭遇黑心黄牛,他们要么肆意加价,要么矿机出现问题后自己扣下比特大陆的赔偿。这其中的风险,大多数人在刚入圈的时候一无所知。”

而Hitch则表示,由于做散户利润已经不大,很多老矿工已经转去开矿场、做矿机托管、做钱包、做交易所甚至是发币,而小白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却依然源源不断地进场。

相比起盲目、缺乏自我保护能力和谈判力的散户,矿圈的资源越来越集中到一些巨头手中。那些有着低廉电费的挖矿巨头能从单台矿机中榨得最多的钱,他们也有资金从黄牛手中收集更多的矿机,扩大挖矿规模。在这种情况下,一些电费较高、只有几百台或者上千台的小矿场渐渐难以支撑下去,在今年出现了倒闭潮。

易强认为,“去中心化”已经出现了悖论。“人人用电脑挖矿的时代,还可以认为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但到了ASIC矿机时代,显卡正在失去用处,每个人的矿机还要连入矿池才能有稳定的产出。而矿池就像一个新的中心节点,它们并不完全透明,又没有人对矿池进行监管。散户们将矿机接入矿池后,可能会遇到矿池偷算力的现象,而散户并不自知。”

从理想主义的角度、为了算力去中心化,这个生态需要散户。他们的存在维持着矿机物理上的分散局面,在矿池的切换上也更加自由和灵活,且给系统带来的波动较小。而一些掌握着某种数字货币全网10%或者20%矿机的大型矿场,他们在切换矿池的时候会引发全网算力配比较为强烈的波动,对生态影响较大。虽然,散户在矿圈中最容易受到伤害。

矿机或者算力被高度垄断在某个集团,可能会对数字货币生态造成致命打击。近日,某 BTG 矿工在控制了比特币黄金BTG 51% 的算力后,实现了第一次双花算法攻击。BTG 团队认为这次攻击来自比特大陆,而比特大陆CEO吴忌寒则在推特上发文嘲讽,暗示BTG根本不值得费力攻击。

然而,这次51%攻击却是实在的。不论发起方是谁,它都提醒了采用工作量证明(POS)的数字货币社群,应当在算力分配上保持警惕。一个最好的局面其实是分散的矿机持有者,将算力平均分配在尽量多的矿池中。但现实生活已经被证明,这是一个艰难的设想。

一些数字货币社区对ASIC矿机充满恐慌。今年4月,在比特大陆研发出门罗币的专用挖矿芯片后,该币种负责团队认为这严重破坏了门罗生态,因此修改算法进行硬分叉。最后,该币分出了四个门罗币区块链分支,分别是XMC、PZ、XMO和XMZ,门罗币社区也由此陷入了分裂。

另一些数字货币则寻求摆脱工作量证明,借以摆脱“谁控制了算力,谁就控制了数字货币”的局面。例如以太坊准备采用POS共识算法,而EOS采用了DPOS算法。但这些数字货币最终都走向了某种新的中心化。POS算法的一个典型问题是,权力会向持有数字货币最多的人群聚集,而EOS的21个超级节点之间会否出现勾结和腐败问题,目前仍然引起了圈内的广泛关注。

数字货币正在展开一场有意思的社会实验。它正在一张空白的纸张上对人类能够想象到的组织结构进行尝试。如何“去中心化”避免垄断,是这场实验最开始讨论的核心议题之一。

比特大陆在B3矿机的销售中给出了“一个账号限购一台矿机”的限定策略,这项策略的目的或许在于“去中心化”。但在散户恶劣的生存环境中,这个想法就像一个难以让人信服的乌托邦。

对此,Hitch发出了更深的疑问:“许多人在热炒数字货币,可是是谁维护了这个数字货币世界的运转?是谁支撑着‘去中心化’这个理想,并为此买单?而他们从这份工作中又获得了什么?”

本文来源:星球日报  区势传媒责任编辑:Byzantium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区势传媒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区势传媒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区势传媒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下一篇文章

评论(0)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