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张:从神曲《我们都是比特币》到音乐区块链项目MUSICTUM

产业 Byzantium 2032 浏览

2014年5月10日,北京,初夏的天气晴朗。

在国家会议中心里召开的北京区块链国际峰会上,张张首发了《我们都是比特币》MV,歌里唱着:

“你诞生在这疯狂荒唐的世界

到处都被不同的中心牢牢控制

……

熔化所有的墙 让人们自由

你的公平消除了所有的不平

……”

这首歌除了在国内的区块链圈子里广为人知,在国外也有流传:“This kind of cultural effort is more powerful than any lobbying effort would be.”

张张没想太多,只是有感而发随心而写,自2012年接触比特币起,他就觉得,比特币背后的自由主义理念,就是自己想要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作者 路阳

编辑 春燕

我不需要证件去证明我的人生

张张是福建客家人,1997年时考上了重庆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但一年后,张张选择了离开学校。

那个时候大学难考,211更难考,张张的家人不理解,张张则表示肄业的原因是觉得学的东西都过时了,学不到什么。

面对是否偶尔会设想正常走下去的生活,张张答道,“从来没后悔,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确定体制内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不需要证件去证明我的人生”,并说,“我对我的人生轨迹是满意的。”

离开校园后的张张走进了看好的互联网行业,2000年,张张在厦门创业做网站工作室,2003年,张张准备和朋友合开网络公司。但是事情并不总是按照预期发展:在最后一步租办公室时被其朋友母亲阻止没能成功。

生活不那么顺遂的张张重拾了初中时候想写歌的愿望,第一首歌《爱我的女孩》反响不错,张张开始自学电脑录音编曲,2004年时DIY了一张个人原创专辑。

2007年,为了做音乐,张张开始了北漂生涯。他一边兼职做着网站,一边继续做着音乐,如酒吧弹唱,搞社区音乐活动,全国巡演,认识了音乐圈内许多原创音乐人。

这过程里,张张日益体会到了原创音乐人的不易,音乐行业的中间环节太多。为了有所改变,2009年,张张张罗起来了一个互联网音乐平台,却因为技术不成熟种种原因,以失败告终。

我们都是比特币

时间一走便是3年,这3年里,比特币也从中本聪的个人理想变成了许多人的理想。

2012年时,张张在网易新闻上看到了关于比特币的报道,彼时一枚不过200多元的比特币,让张张觉得比特币的自由主义理念和自己一样,正是自己想要的。

2013年,张张忙碌在各地的巡演中,间歇里,仍继续关注着区块链。

2014年,5月,文章开始的那一幕,国家会议中心里,张张的《我们都是比特币》响起,让圈子里更多的人知道了张张外,也给了张张被收录在了日本NHK的纪录片《比特币最前线》中的契机。据了解,这是第一部国家级的关于比特币的纪录片。

这一年,张张开始在巴比特上发表自己对比特币的见解,如今在巴比特搜索,关于张张的观点仍然存在。

这一年,还有区块链行业内人士邀请张张做“张张币”,张张可以成为第一发币的币圈艺人,但是张张反复思考后决定不做,“因为那时整体技术环境其实还不够成熟,不想用我个人人生的信誉去换一个短期的利益。”

这一年年底,居住于北京地下室中的张张也决定离开北京。其微博2014年12月24日的状态写道,“在寒冬来临前,在地铁涨价前,在雾霾笼罩前,在春运到来前,离开帝都。。。 ”

2015年,国内对区块链的政策不是很友好。张张开始去国外旅游,一边旅行一边做音乐人,一边做音乐人一边关注区块链项目。

在微信朋友圈里,张张写到,“97年我看好网络,00年我看好电子商务,08年我看好智能手机,12年我看好数字货币,但我从没看好音乐市场,只是简单地喜欢音乐而已,而喜欢就够不是吗?”

区块链布道人+自由投资人

张张是不会多做犹疑的人,彼时果断的离开重庆大学,2012年后也便All in了区块链。

这些年来,张张除了区块链布道人的身份外,还有个身份是自由投资人。

张张一共投资了几十个项目,国外项目为主,如AION,Project0X,Funfair、Monaco、0X、Dmarket等。

这些项目里让张张比较喜欢0X ,因为0X的ICO方式相对规则公平,使更多人以同等机会参与。

至于坑,也踩过,“泽塔币吧”。

根据张张表述,他不是很关心币价和政策,作为一个价值投资者,张张更关心项目的核心技术和应用价值。在张张看来,政策对其作用只是暂时减缓或加快的作用而已,对于它能走多远没有关系。

“我认为区块链根本而言是生产关系的革命,私有产权的革命,它让各种私有产权可以在网络以代币的方式自由流通,远不仅仅是金融科技产业的革命,更是社会规则的革命。这种健康的生产关系带来的是极大生产力的提高,同时更有幸福指数的提高。这就是我ALL IN 区块链的原因。

只要通证代币的生态体系公平合理建立好了,不用担心宣传推广,像比特币一样。比特币的设计者中本聪没有参与后续的任何推广,仅靠其公平的去中心化规则的技术实现,代币的经济激励体系,就自然而然地成就了现在的一切。而我,也想实现这样一个音乐生态。

我崇尚无为而治,是个没有主义的人,如果非要给一个标签,那可能是自由主义,只要不侵犯他人权益,你是自由的。区块链就是实现自由的靠谱技术方式。”

至于身在日本,张张表示,主要原因是“日本对区块链的态度比较友好”。

因为入圈较早,见识了许多人,张张觉得,圈里真的有理念的人不多,投机的人太多,“可以说99%以上的人都是在投机”。

对于2018年区块链项目的走向,张张的朋友圈里,写道“好项目不会随便让你投,拉你投的很难会是好项目”。

基于区块链的音乐股票项目音乐藤MUSICTUM

2004年张张DIY个人原创专辑的时候,还有些小插曲。

张张买了版号在当地音像店自行铺货,邀请电台报纸宣传,当时还想以网络众筹的方式做,但条件不具备。

作为国内首张纯网络题材的原创专辑,张张的专辑被广州一家唱片公司看中,并将张张的专辑重新录制全国出版,然而2005年出版之后张张却未能拿到相应版税,张张和这家公司打了场持续两年的唱片官司,虽然正义最终来临了,但是相比较消耗的精力种种,赔偿却很少。

2007年,张张做着网站兼职的同时,还做着酒吧弹唱、社区音乐活动,以及全国巡演等工作,认识了音乐圈内许多原创音乐人。张张“深刻体会了原创音乐人的不易”,譬如音乐行业中间环节太多,原创音乐人根本赚不到什么钱,张张自己去做音乐行业没赚到钱,赚的钱都是从网络当中积累的,但是张张投入到音乐当中又没有了。

张张一直想改变这一状况。他想出了一种方式,做个网络平台,让原创音乐人可以众筹资金以他们的歌曲版权为基础发行他们音乐股票,投资者粉丝看好可以买其原始股,筹满后大家一起开始制作宣传推广,盈利后大家按股份分成。

这就是前文中提及的张罗失败了的互联网音乐平台,因没找到好技术,两拨技术团队做了两三版也没达到张张的预想效果,加上政策考虑,最后不得不放弃。

张张认为这不是投入不够的原因,而是行业的规则问题。张张要重塑这种规则,区块链就是改变这种规则的一个最好的工具。在区块链中浮沉6年,张张决定借助区块链来复活这一个项目。

如今张张在做的音乐区块链项目叫做音乐藤MUSICTUM,张张解释道,藤像链,象征有生命力的区块链,也反映了我们想做有生命力的落地项目的原意。我们想做个“小”而美的落地应用,重塑健康的音乐生态,使每份投入努力都会得到公平的回报激励。

“音乐藤将实现我十年前音乐股票的想法,每一首歌曲就像一颗种子一个原始股,看好它的歌迷可早期投入成为音乐合伙人,未来回报按持有其代币比例通过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自动发放。”张张说,“我相信Musictum可以重新激活音乐人的音乐激情,重塑健康的音乐生态,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初心和愿景。”

本文来源:耳朵财经 区势传媒责任编辑:Byzantium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区势传媒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文由入驻区势传媒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区势传媒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下一篇文章

评论(0)

最新评论